柒尔

江晚正愁余

【乐乎】关于6.0更新后问题超多的应对旧包

九葫芦:

神仙!


鹿慕_Anthony:



6.0版本导致小伙伴纷纷卸载,这里提供旧版包挽留一下。
仅限Android端




链接走评论




使用提醒:打开后选择不再提醒,打开应用商店选择忽略更新(或者永久忽略更新)
说明:所有安装包来自豌豆荚,不放心链接的可以去豌豆荚下载。




.




5.9.9,保留新版花哨特性和打赏功能,38.04M(该版本以后的安装包都飙上了45M+)




5.3.4,老版LOFTER习惯,长按中心可选择发表文字/视频。界面干净舒适,平衡度最高。27.62M




5.2.2,老版LOFTER习惯,个人栏老套,稳定。是最后一个20M以下的客户端。19.56M




5.0以前的包都凉了,不用找了


请求

名归故里:

限流真的巨恶心
大概是我10k粉前后开始限流的
阅读量低 热度甚至达不到以前5k粉的时候
喜欢的大大什么作品都在首页刷不出来
只有点进主页才能看到
lof真的是非常不珍惜用户了
越改越让人反感
什么时候后台问卷调查能调查一下「用户体验感」
一天调查些有的没的
真的是这么久了才舍不得弃
虽然每次weibo炸一波
lof这边就要多一波新用户
但是老用户诉求也不要太不放在心上吧


江離:



今天也是想跑路的一天




排版垃圾热度榜垃圾限流也垃圾
想看的内容看不到
拉黑的人依然消失得不彻底




别说改完有什么进步
远不如四年前




空桑:







请求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







[晓薛]喜圆

【晓薛】喜圆

 

By柒尔

Ooc ooc ooc 炮 友转正 漏油破车 一发完

 

最先发现事情不对的人是金光瑶。

这天晚上他和薛洋去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,回来醉醺醺的,金光瑶就给薛洋说我去你家凑合一晚吧,你家近。

薛洋支吾了两声,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半夜薛洋给饿醒了,人是睁眼了,还是醉的,嚷嚷着让金光瑶去给他煮泡面。

金光瑶把薛洋伸出被子支棱着的胳膊给摁下去,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行,我给你买去,给你煮牛肉味的。”

“我不吃牛肉味的!你得给我煮海鲜味的!”薛洋爱死海鲜了。

“事儿还挺多。”金光瑶一边吐槽一遍打开衣柜,想找一件薛洋的大衣挡挡风,晚上冷。

一开衣柜,他就看到了那两件明显不是薛洋的型号的外套,金光瑶细眉一挑,回头问“这谁的衣服?”

回答他的是薛洋平静的呼吸声。

第二天早上,在餐桌旁金光瑶又问了一遍。

薛洋用筷子夹了几根咸菜,仔细嚼完了,咽下去,放下筷子挠挠头。

“衣服是晓星尘的。”

“晓星尘?你那个十佳 炮 友?”

“嗯。”薛洋点点头,“免费那什么棒。”他举起碗,“金光瑶你再给我乘碗粥去。”

金光瑶接过碗,踹了薛洋一脚,走了。

 

和晓星尘认识是在十个月以前。

晓星尘和薛洋的公司合作了一个新的项目,他们两个是负责人,一来二去便熟悉了。一个周五下午,晓星尘来找薛洋确定一下项目细节。华灯初上,其他人陆陆续续的下班了,薛洋办公室外的灯一盏一盏的暗下去,到了十一点多,整整一层就剩他们俩了。

二人挨得很近,气氛有点暧昧,薛洋提议:“明天不上班,不如今晚一起去喝一杯?”

在酒吧,他们挑了个角落里的小包间,灯光昏暗。薛洋的脚不知在晓星尘西装裤上蹭了几下,晓星尘终于忍不住,起身吻了上去。

晓星尘的吻温柔缠绵,欲 望 和狩猎的气息在包间里弥漫。之后的一切都顺理成章。他们的第一次,发生在那间酒吧的卫生间隔间里,想想就荒唐。

有了第一次,自然而然就有了第二次、第三次······

“不如我们做 炮 友吧?”

“可以,固定的 性 伴侣更安全,也更舒适。”晓星尘同意。

又忘了是谁的提议,说太频繁去酒店浪费钱,不如去薛洋家。

慢慢地,晓星尘一周有四五天都在薛洋家留宿,薛洋的衣柜里有他的几件衣服也很正常,不是吗?

 

 

晓星尘从文件中抬起头来,看了眼窗外的天空,他略一迟疑,还是掏出手机拨了薛洋的号码。

“今晚有空吗?”

“没空哦,我在伦敦出差呢,周末也回不去。”

“嗯,有几天没见面了,过得还好吗?”

“只是三天没见而已。”薛洋顿了顿,“我在这里好无聊。”

“出去散散步。”晓星尘看着电脑屏幕上伦敦的天气预报低声说“别老窝在酒店里。”

“我出车祸了,没法出门。”

晓星尘吓了一大跳,刚忙问:“怎么毛毛躁躁的,严重吗?怎么样?”

“严不严重你自己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?”

二人又扯了几句别的,挂了电话。

晓星尘仍是不放心,薛洋轻描淡写的话,让他心里难受,虽说二人只是炮友,但晓星尘担心着薛洋呢。

他想着请上几天假,然后给薛洋发去一条微信:酒店地址给我。

到了房间,看到薛洋,他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来——薛洋真没什么事。

晓星尘好气又好笑,装模作样地问:“伤哪里呢?我看看。”

薛洋躺在床上指了指脚踝,伸手把一块火龙果放进嘴里。

晓星尘把手伸进被子,轻轻捏住薛洋的左脚,把它拉出来,见脚踝上裹着薄薄一层纱布。

“我有些想你。”薛洋嘟嚷。

“怎么弄的?”晓星尘一本正经地关切,把薛洋的脚抬起,俯身 咬 了一下他的小腿。

“被滑滑板的高中生撞了···啊···”

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,砸在玻璃窗上。窗户泻开一条缝,细风吹进来,白色的窗帘轻盈的舞动。屋内  淫  靡  的声音让人脸红。

事后晓星尘想,自己请这几天假,漂洋过海风尘仆仆的过来,连时差都没倒,就为了听薛洋这一句“有些想你”,也挺值得的。

晓星尘笑了,把怀中熟睡的人搂得更紧,在薛洋额头上啄了一下。

 

 

七月,人的欲望随温度上涨,晓星尘现在一天不见薛洋就想他,想他有没有好好吃饭?天太热了是不是一直在吹空调?有没有多喝水?有没有贪凉不顾身份地让助理天天给他买冰淇淋?

晓星尘很清楚自己对薛洋的感情,他只是不确定薛洋到底喜不喜欢自己,没有十成把握的事,他一般不做。

接起薛洋的电话,晓星尘不自觉的开始笑。

“待会下班跟我去接个人可以吗?我车子送去保养了。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晓星尘起身拿起车钥匙出门,“什么人?你要是接别的···我可不高兴。”

“不当然不是,我很专一的。”薛洋也笑,“我表姐的孩子放暑假了,她丈夫家里有点事,想让我帮忙看一下小孩子。”

“嗯,我到你公司楼下给你打电话。”

薛洋表姐的孩子是个小姑娘,念一年级了。

“小豆芽!”薛洋蹲下去抱起小家伙转了一圈,把新买的娃娃塞进小姑娘手里,伸手捏她的脸蛋,“有没有好好念书?”

女孩咯咯地笑了几声,“舅舅!”

薛洋坐在副驾上回过头,对女孩介绍晓星尘:“这是舅舅的好朋友,他叫晓——星——尘——”

“小星星!叔叔叫小星星!”女孩把洋娃娃举起来,两只腿来回踢着。

“你好小朋友。”晓星尘抬眼看后视镜,“系好安全带,小星星叔叔的汽车要出发啦。”

“叔叔要去咱们家住几天,你介意吗?”

“没关系!明明家也有叔叔住!”

“谢谢你。”晓星尘用手撩了一下额前垂下来的头发,“叔叔做饭很好吃的,晚上叔叔给你做牛肉面。”

薛洋心情不错,一路上都没有玩手机,抬着头。

正是高峰期,堵红绿灯堵了半个多小时。薛洋看上去像是在发呆,手却伸向晓星尘的重点部位。

晓星尘打了那只白白嫩嫩的贼手一下,给了薛洋一记警告又宠溺的眼神。他握着薛洋的手把手送回主人的腿上,就一直那样摁着没松开。

薛洋咳了一声,有些不自然,把手抽了回来。他心跳如鼓。

晓星尘没说话,握紧了方向盘。

后面的小姑娘听到声音扒住座椅背瞪着眼睛向前探头,“舅舅你咳嗽啦,是不是又吃糖了?老师不让我们老吃糖。”

晓星尘点点头,笑着指了指立在两个椅子中间的水杯,“喝水。”

刚才紧张的尴尬的气息还没有散去,二人都有些故作轻松。

薛洋憋了半天憋出一句:“茶水吗?什么茶啊?”

“正山小种,你爱喝的。”

这又算被噎了一回,薛洋握住水杯,不再说话,转头看向窗外。

 

 

热腾腾的牛肉面被端上桌,一大一小瞪圆了眼睛。

“哇——”女孩一边鼓掌一边吸鼻子,“叔叔太厉害啦!”

雪白细长的面条如游龙一般卧在瓷碗里,几块饱满鲜嫩的牛肉严严实实地盖在面条上,肉丝翻开,色泽诱人。油菜和胡萝卜在碗的边缘趴着,胡萝卜是刚削的,鲜脆爽口。

晓星尘微笑着撑着下巴系着围裙看二人埋头苦吃。右手握住了薛洋的左手,薛洋动作一滞,往回抽手没抽回去。

“我去拿辣椒油。”他起身,慌忙逃进厨房。

随后便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。灶台上的还冒着热气,薛洋紧张极了,背对着晓星尘。晓星尘把薛洋拉过来,强迫他面对着自己。

“怎么了?”晓星尘凑过去,二人鼻息交错。

他再近一小步,想去 吻 薛洋,薛洋错开一步,晓星尘只亲到了唇角。

薛洋嘴撅起来了,明显是不高兴了。晓星尘双手环住薛洋的腰,把头埋在他的颈窝轻轻蹭蹭,闷声道:“我惹你生气了?”

薛洋没吱声。

“今晚我用别的办法道歉行吗?”

“不要。”薛洋拒绝得干脆,“我讨厌生人的味道。”

“我秘书换了一款香水,我们下班时正好在一台电梯里,仅此而已。”

薛洋冷哼一声,推开晓星尘走了出去。

晓星尘回头拿了薛洋要的辣椒罐,也跟着出去了。

吃完晚饭,三人坐在沙发上一起看《长发公主》。见小女孩昏昏欲睡,晓星尘关了电视,抱起她回她的卧室。

这一抱又把女孩抱醒了,她玩着手指头要薛洋给她讲故事。

薛洋举起一本迪士尼公主故事书,清清嗓子正要讲,又被打断了。

“舅舅一个人可以讲故事,你们两个人就可以演故事了。”

二人面面相觑。

“你演公主。”被点到名的薛洋垂下了眼睛,疲惫地按了按眉头。

“你演王子。”晓星尘也是一脸疲态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小家伙开始打鼾。薛洋蹑手蹑脚地起身,给她掩好被子。

“把水倒满。”晓星尘用气声提醒,“她晚饭吃的多,夜里会渴。”

做完这一切,二人站着静静地看了一会女孩,气氛又有些凝固和甜腻。

薛洋先笑出声:“到真像养了个孩子似的。”他向门外走去。

晓星尘跟在后面,随手带上房门,最后一丝暖黄的灯光也消失了,房间归于睡眠的寂静和黑暗。

“我回客房了。不要一直看手机,早点睡。”

“等等。”薛洋扯住晓星尘的一角,“还是···去我那里吧。”

羞赧的薛洋格外可爱,晓星尘搂住他的肩膀逗他,咬他耳朵,“走,我们自己 生 小孩去——你明天不上班?”

“我请年假了···”

 

俗话说,好景看不长,同样的,好觉也睡不长。半夜薛洋就开始发烧,晓星尘披着衬衫翻出退烧药来给他吃。一个小时后晓星尘摸了摸薛洋额头,依旧烫的吓人。他给薛洋小区的24小时诊所打了电话,叫医生过来给薛洋打了一针。

薛洋害怕打针,迷糊中哼哼着想躲,他又闲床头灯太亮,闭着眼皱着眉往被子里钻。晓星尘上床给薛洋屁股上来了一下,又把人从被子挖出来抱着又哄又劝,薛洋才不再挣扎。真正打退烧针的过程不到两分钟,薛洋把晓星尘手臂咬到渗血。

送走了医生,回来时薛洋已经安稳地睡着了,晓星尘看着他,觉得他睡起觉来像一只小兔子。他为自己幼稚却贴切的比喻而惊讶,伸手给薛洋擦汗。

主卧的灯亮了一夜。

次日薛洋醒来是七点多,他头重脚轻。眩晕使他觉得自己颅腔内灌了满满的浓芝士,现在有人拿着滚烫的铁勺来搅拌来了。

发了会呆,薛洋抽了几张纸开始擤鼻涕,振聋发聩了半晌,扔纸时他看见床头柜上的东西了——一板泰诺,一碗皮蛋瘦肉粥。

再被被子绊了两跤之后,可怜人儿终于成功下床了,他去叫醒了还在熟睡中的小侄女,给她在洗手台前垫了个凳子,抱住她的腰把她举上去,一大一小就这样一起冲着镜子刷牙洗脸。

十点半时晓星尘打电话过来。

“还烧吗?好点没有?”

“不烧了,头晕。”

“头晕出去走走,记得吃饭,粥我是向稠里熬得,顶饿。”

“我知道的,我喝了,手艺见长呀。我们豆芽菜也觉得好喝——是不是小豆芽?”薛洋赞美,晓星尘隐隐地听到了那边小女孩在喊好喝。

“药吃了没有?不要怕苦。”

“吃了。”

二人一同陷入沉默。

“还有一个小时下班。”晓星尘看眼手表,“我想你了。”

“你七点去上班,现在还不到四个小时呢。”薛洋带了抱怨的口气回答。

“想了就是想了,哪里有时间限制?”晓星尘笑出声。

电话那头传来换鞋拿钥匙和招呼小女孩的声音——“我们出门散步了,先挂了。”

“别走太长时间,会中暑,记得喝水。”晓星尘又加上一句。

 

中午晓星尘回来陪薛洋睡午觉。

薛洋瞪着眼安分地躺在床上,死活睡不着,他双手规矩地放在身侧,呼吸均匀。晓星尘凑过去,薛洋的鼻息带着烫人的热气,低烧。喂了药,晓星尘叹口气,从枕头底下摸出自己的手机,打开一段视频。

视频中是几只小奶狗,还不会吠呢,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。薛洋看着窝成一团睡觉的小狗,眼睛唰地亮起来,有了精神。

“阿洋你挑一只。”晓星尘搂住他的肩膀。

“谢谢你。”薛洋抬头咬了一口晓星尘的下巴,“这只吧,浑身都是白的,两只耳朵带黑边,好看。”

晓星尘表示同意,然后拿回手机打了会儿字。

微信提示音很快便响起,又是一段视频,不过只拍了这只小狗。

薛洋看了,心满意足地缩回被子。晓星尘侧过身去对他说:“之前听你说想要一个宠物,我朋友家的狗生了小狗,给你要一只。”

薛洋点点头,他兴奋地翻来覆去睡不着,又划开晓星尘手机反反复复地去看那一段视频。

薛洋把脸贴近屏幕,对小狗说:“你好小家伙,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!跟着我有肉吃。”他指指晓星尘,“这是你另一个爸爸,他很坏,不要听他的话,只听我的就够了。”

晓星尘带笑的声音从头顶响起:“我是他另一个爸爸吗?”

薛洋沉默,思考了一会儿。他翻过身去盯着晓星尘:“你可以是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薛洋笑了一下,搂住晓星尘的腰,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上,开始睡觉。

 

送走了小侄女,二人的 性 生活变得频繁而赤裸,薛洋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贝,没完没了的开合。

晓星尘升了职,工作变忙,早上他把自己朋友的号码给薛洋:“阿洋你有空自己去领小狗吧,我回来给它洗澡。”

薛洋说好,把饭碗一推,绕过餐桌来亲晓星尘,“开车注意点。”

十一点,晓星尘接到了薛洋的电话。

“我把小狗接回来了,它很可爱。”

“是吗?你们在做什么?”

“他在我身上踩来踩去,狗狗按摩。” 

(车走链接)

薛洋被挖角,新公司里晓星尘家很近,他便搬去晓星尘家住。二人收拾了一天,晚饭时终于可以休息了。晓星尘说庆祝搬家应该吃饺子,他们便一同去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速冻饺子。

晓星尘从冰柜里拿了一袋虾仁的区柜台等薛洋,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收银员聊天。

“晓先生怎么买了虾仁馅的?我记得您常卖素馅的。”

“我太太爱吃海鲜。”晓星尘解释。

薛洋抱了个抱枕推着一车零食过来,刚听到这一句,立刻就不乐意了:“谁是你太太了?你这人怎么脸皮这么厚!”

他不高兴,出了便利店,站在门外抱着胳膊等晓星尘。

晓星尘冲收银员笑笑,结账。他出来时下起了雨,他们拎着大包小包地冲进楼道,可还是淋了雨。晓星尘把外套找在薛洋脑袋上,他们在干燥温暖的电梯里,交换了一个湿润绵长又温柔的吻。

 

 

Valkyrie:

强烈要求lof出小黄shi功能。
强烈要求lof出小黄shi功能。
强烈要求lof出小黄shi功能。
今天刷tag又被辣瞎了,辣得我哈哈大笑。其实如果是剧情辣,我是断不会嘲笑的,直接左上角记忆清除按钮,无冤无仇的。但我真的不懂,有些人话都还说不利索,为何偏要去追求什么云蒸什么霞蔚,这不是舍本逐末么。有个大作家告诉我,文笔这条路终要归到白描去,化繁为简,返璞归真。一字点出龙睛,莫废笔墨画鳞。我刚刚这句就是在画鳞。我只是个初学者,刚走了几步,前方还有很高的山,高得我望不到顶。所以仔细想想,我不过也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。
问题是,这些辣眼睛的东西,都是我在热门下刷到的,这令我一度怀疑同圈人的智商。但今天我室友为我解惑了,淘宝为我解惑了。随便点开一个刷热度的,月销量一万三千多笔,评论区摆着两千赞截屏,还他妈能办月卡季卡。
我真是操了,还要脸吗。老人证是不是还能打折啊?
我真是操了。

最后重申,强烈要求lof出小黄shi功能。真出了我一定实名去投,开小号是狗。

策瑜合志《吴竹有玉集》《江表拾饴录》二宣

噫!

兔琉:

正在给吴竹画封面的我看到文章列表一口水喷出……你们不要怪我,封面完全不是你们(文章列表)想得那么不正经,特别特别正直,正直到我觉得对不起大家


苏醒:



😭😭😭😭😭加入购物车!!爱各位老师!!




璧成:















图大杀猫,注意流量








STAFF阵:








作者: @金鱼Annnnn  @花朝月夜  @《江东法治周刊》编辑部普法版块二组 @苏醒   @莫忘酌  @莉莉a  @人工智能  @璧成 








封面: @兔琉 








特典: @兔琉   @暖日下滑主页吃🐠 








Guest: @雷池子 








设计: @人工智能 








排版: @告白予行练习 








题字: @尘栾 
















然后还有 @纤影临水 姑娘填词献声的贺曲~








点我收听








感谢您!!!【比心
















5月19日与5月20日, @Comicup魔都囧猫娘 现场首发  








摊位名:《吴郡Weekend》编辑部








CP现场成套购买也赠送特典








有意在CP22现场购买的姑娘,请在CPP里将本刊加入心愿单








这样我们才能合理预估现场所需携带的本数。








江表拾饴录CPP链接:http://www.allcpp.cn/d/131677.do








吴竹有玉集CPP链接:http://www.allcpp.cn/d/131679.do








预售地址:次元TOMO代理通贩地址








(单拍江表与吴竹没有特典,只有两册一套的选项有特典)








今晚8:00开始,5月7日晚11:59结束。








限时,不限量,不限购。拍下并付款后预售订单生效。








其余详见宣图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在热度里抽一套吴竹+江表(如已购买则改赠同等价值或更高的其他礼物)








过300再抽一只Ciate“红娘(Matchmaker)”蝴蝶结浮雕腮红。

















采用随机数字生成网站,手动点数。








5月17日抽,5月25日发。
















微博宣传与转发抽奖待更新。傍晚见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千载之后,尤有回声。